树木句子,描写树木的句子

下面是我找的一些有关写2113树木的5261句子,盼望对你有辅助^_^

松,松! 节峻阴浓,能4102耐岁,解凌1653冬。口侵碧汉,森耸青峰,偃蹇形如盖,虬蟠势若龙。茂叶风声瑟瑟,紧枝月影重重,四季常持君子操,五株曾受大夫封。

(冯梦龙;《崔衙内白鹞招妖》 《警世通言》第265—266页)

已是掌灯的时候,门外的两株大槐象两只极大的母鸡,张着慈善的黑翼,仿佛要把下面的五六户人家都盖覆起来似的。

(老舍:《四世同堂》第43页)

这榆树在园子的西北角上,来了风,这榆树先啸;来了雨,大榆树先就冒烟了。太阳一出来,大榆树的叶子就发光了,它们闪耀得和沙滩上的蚌壳一样了。

(肖红:《呼兰河传》第64—65页)

夏天,金水河岸的一排高大的白杨树,象几十个伟人一样矗立在邙山下。它直挺挺的身子,在天空伸长着,密密丛丛的深绿色叶子,在太阳下闪着夺目标光荣。哪怕是再小的风吹来,它总要向山谷发出咆哮,总要放开喉咙给白杨树村的人歌颂。

(李准:《白杨树》 《李双双小传》第34—35页)

一场大雪,给山野盖上了被子——过冬了。唯有松柴树不怕寒冷冰雪,依然苍葱地站在白皑皑的雪地里,随着凛冽的西北风,摇晃着身子,发出尖刻刺耳的咆哮,象是有意在鄙弃冬天。人们传说:松树所以四季常青不怕冬,是因为当年唐僧取经时路过山上,急着回避妖怪的追赶,不警惕被松树枝划破了胳膊,松树针上沾了唐僧的血,从此它就长生不老了。

(冯德英,《苦菜花》第1—2页)

大槐树长着圆形的枝盖,挂满了黑绿色的叶子,开着一串串白中透黄的花朵,散着清香。象是一个天然的大帐篷,遮住偏西的阳光。从树叶间筛下来的花花达达的光点,跳跳跃跃地撒在他们的身上和脸上。这个处所原来十分风凉,这会儿风凉也有一种撩拨人心火的力气。

(浩然:《艳阳天》第257页)

我终于发明有一棵树干饱满、树叶树梢异常壮观的大山毛榉,呈现在枝柯互相交叉的树木行列前面,象古代的国王向敌人叫阵,请求单枪匹马较量似的,前来向我挑衅。这位山毛榉勇土的每个大枝子,每一簇叶子都那样坚实,那样轮廓分明,显示出那样赌气勃勃、得天独厚的样子,它这种充斥自负心的神态实在使我眼花纷乱。

([德]凯勒:《绿衣亨利》第179页)

有一棵高大的松树,孤零零地,象一个被遗忘的哨兵伸着它那愁闷的头和它那盘曲的丫枝和枝头扇形的簇叶,周身被催人衰老的西北风(这是天罚)吹得枯干龟裂。

([法]大仲马,《基度山伯爵》第295页)

有一条小枝映着人造的光,做戏似的突然从树丛中伸出,那失了叶的光泽的臂膊,愈高愈严肃,愈阴暗,愈恐怖,高举在夜的天空中,萧瑟的树梢,深深的避进永久的黑暗里,象在埋怨那照着它根上的辉煌。

([俄]果戈理:《逝世魂灵》第238页)

只有在某几个夏天的薄暮,它(白杨树)在低矮的灌木丛中间孤零零地矗立着,正对着落日的红光,从根到梢浴着同样的火红色,闪烁着,震颤着,或者,在睛明而有风的日子,它全部儿在蔚蓝色的天空中喧哗地翻腾着,瑟瑟地絮语,它的每一张叶子都盼望解脱而飞到远处去似的——只有在这种时候,这种树是可爱的。

([俄]屠格涅夫,《猎人笔记》第281页)

苹果树树干上长满了干苔,它那参差不齐的光秃的枝上装点了几片泛红的绿叶,曲折地伸向空中,好象老年人的向人哀求的、齐肘拐弯起来的胳膊一样。

([俄]屠格涅夫:《处女地》第331页)

路边上立着一棵橡树。它大概十倍于成林的桦树的年纪,比它们粗十倍,高两倍。那是一棵大树,它的腰围有两抱大,显然好久以前它的一些杈子已经折断,它的皮上也现出了瘢痕。它生有不匀称地伸出的不好看的大胳臂,又生有多结节的手和指头,它象一个古老的、严历的、狂妄的怪物一般站在含笑的桦树中间。只有装点在树林中间的逝世样的、常绿的枞树,还有这一棵橡树,不肯对春天的魔力屈从,既不注意春天,也不注意阳光。

([俄]列夫·托尔斯泰:《战斗与和平》第697页)

……这时候山上现出一棵孤零零的白杨树,是谁种的?它为什么生在那儿?上帝才知道。要想叫眼睛分开它那修长的身体和绿色的衣装,却是艰苦的。这个美人儿幸福吗?夏天炎热,冬天严寒,大风大雪;到了恐怖的秋夜,只看见黑暗,除了撒泼的怒号的风以外什么也听不见,顶糟的是一辈子孤孤独单……

([俄]契诃夫:《草原》《契诃夫小说选》第156—157页)

偶尔一株被淹的垂柳,枝叶象尸体那样无力地垂着,从雨水迷蒙中显露出它那繁重的神态。

([法]莫泊桑:《一生》第5页)

被绵延的秋雨浸湿了的林荫路在颤巍巍的白杨树下伸展着。白杨树几乎已都成光秃秃的了,枯叶落了满地。瘦长的树枝在寒风中摇摆,抖动着那即将飘向空中的残叶。这些黄得和金圆一般仅存的残叶,整日里,象不停的秋雨,凄悲凉切,分开枯枝,盘旋飘舞,落到地上。

([法]莫泊桑;《一生》第75页)

梧桐树和菩捉树的叶子在疾风中纷纭凋零了。每吹过一阵寒风,经霜的树叶猝然脱离树枝,象一群飞鸟一般,在风中飞舞。

([法]莫泊桑;《一生》第79页)

这时晚间的风在花园深处一些高高的老榆树中间引起一场骚动,……榆树象正在低诉机密的伟人一般相向低垂,经过了几秒钟这样的安静状况,就陷入一场狂乱中,四下里摇摆它们那狂暴的胳臂,仿佛它们方才的密语确切险恶到捣乱它们心坎的和平,这时压在较高的枝字上的一些风雨摧残的旧鸦巢,象狂风暴雨的海面上的破船—般摇摆,

([英]狄更斯:《大卫·科波尔》第8页)

沿着月桂小径走下去,迎面看到的是那棵七叶树的残骸,它竖在那儿,黑沉沉的,给劈开了,树干从中间裂成两半,阴沉森地张着口子。劈开的两半边没有完整脱离,因为坚实的基部和粗壮的树根使下面部分没有离开,虽然共有的性命力已被摧毁——树液已不再流动,两边的树枝都已逝世去,到这年冬天,风暴确定把一边或两边的枝条都刮到地上。但是现在,它还可以被称作是一棵树——一棵逝世树,不过是一棵完全的逝世树。

([英]夏洛蒂·勃朗特:《简·爱》第361—362页)

阴暗的苹果树静止着,上面的无数花朵和花蕾看去是那么柔和,浮现出含混的轮廓,它们受了蠕动的月光的魔力,都活了起来。他有一种最最奇异的感到,仿佛真有淘伴似的,仿佛手百万只白蛾或精灵飘浮了进来,停留在阴暗的天空和更加阴暗的地面之间,就在跟他的眼睛相平的空间开合着翅膀。

([英]高尔斯华绥;《苹果树》第69页)

果菜

他等不得穷忙,即入蟠桃园内查勘。……但见那,天天灼灼,颗颗株株。天天灼灼花盈树,颗颗株株果压枝。果压枝头垂锦弹,花盈树上簇胭脂。时开时结千年熟,无夏无冬万载迟。先熟的,酡颜醉脸:还生的,带蒂青皮。凝烟肌带绿,映日显丹姿。树下奇葩并异卉,四时不谢色齐齐。左右楼台并馆舍,盈空常见罩云霓。不是玄都凡俗种,瑶池王母自栽培。

(吴承恩:《西游记》第54—55页)

端的好一座葡萄园。但见:四面雕栏石甓,周围翠叶深稠。迎眸霜色,如千枝紫弹坠流苏,喷鼻秋香,似万架绿云垂绣带。缒缒马乳,水晶丸里渑琼浆;滚滚绿珠,金屑架中含翠幄。乃西域移来之种,隐甘泉珍玩之劳。端的四时花木衬幽葩,明月清风无价买。

(笑笑生:《金瓶梅》第二十七回9页)

阴历九月中旬,石榴已经长得烂熟了,有的张开着一条一条的娇艳的小口,露出满腹宝珠似的水红色的子儿,逗引着过客们的涎沫。

(叶紫:《行军散记》 《叶紫选集》第299页)

当大地刚从薄明的晨光中清醒过来的时候,在肃穆的、清凉的果树园子里,……稠密的树叶在伸展开去的枝条上微微的摆动,怎么也藏不住那一累累的慎重的果子。在那树丛里还留得有偶尔闪光的露珠,就象在雾夜中耀眼的星星一样。那些红色果皮上有一层茸毛,或者是一层薄霜,显得柔软而润湿。云霞升起来了,从那密密的绿叶的缝里透过点点的金色的彩霞,林子中反应出一缕一缕的透明的淡紫色的、浅黄色的薄光。

(丁玲;《太阳照在桑干河上》第181页)

多雨的夏季之后,接着是晴朗的秋天。果园里的树枝上挂满了各种果实。红的苹果象牙球一样的发光。有些树木早巳披上晚秋残暴的装束,那是如火如茶的色彩,果实的色彩,熟透的甜瓜的色彩,橘子与柠檬的色彩,珍馐美馔的色彩,烤肉的色彩。林中到处亮出红红的光荣,透明的野花在草原上好似朵朵的火焰。

([法]罗曼·罗兰:《约翰·克利斯朵夫》第一册333页)

下面的网址是有关怎样察看和描述树木花草的 参考材料: http://www.jbzw.com/Article_Print.asp?ArticleID=1132
树木好像一排排哨兵,在这里站岗。
风吹过,树叶沙沙地响,十分安静。
在这些树上,或居住着几只可爱的小松鼠,或居住着几只小鸟。
1.两枝杨柳小楼中,袅娜多2113年伴醉翁5261。 --《杨柳枝》唐. 白居易 2.村旗4102夸酒莲斑白,津鼓开帆杨柳1653青。 --《杨柳青》明. 吴承恩 3.垂杨拂绿水,摇艳东风年。 --《折杨柳》唐. 李白 4.白金换得青松树,君既先栽我不栽。 --《松树》唐. 白居易 5.故园亦有如烟树,鸿雁不来风雨多。 --《宛陵馆冬青树》唐. 赵嘏 6.小径升堂旧不斜,五株桃树亦从遮。 --《题桃树》唐. 杜甫 7.秋风一夜吹桥树,明日来看已非故。 --《秋树》宋. 陆游 8.见说上林无此树,只教桃柳占年芳。 --《石榴树》唐. 白居易 9.落落出群非榉柳,青青不朽岂杨梅。 --《凭韦少府班觅松树子栽》唐. 杜甫 10.杨柳如丝风易乱,梅花似雪日难消。 --《汉阴庭树》唐. 赵嘏
下载APP,抢鲜体验 应用APP,立即抢鲜体验。你的手机镜头里或许有别人想知道的答案。 扫描二维码下载